做船员这么多年,最快乐的就是船行海上,钓

管理员 加载中

船到韩国"狂钓"明太鱼,那是一桶桶地往库里送,真叫过瘾。船回到大连海域,我们又意外拖钓上来一条4斤多的鲅鱼,不过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船员最不喜欢的就是鲅鱼。

年轻的船员说我:"看你狂的,有鱼就不错了,管它是什么鱼。"

对于喜欢钓鱼的人来说,在海上钓鱼可真是一大快事。

钓鱼人租船在近海钓鱼,最差的船每人也要100元租金。

花了租船的钱,也难保证这一天就准能钓到鱼,即便能钓到鱼,也难保证钓上来的鱼就值100元钱,更不用说有时空手而归了。

但是,海钓爱好者不计较这些,他们只是纯粹地想乘船出海钓鱼,并不去算计鱼获能否抵得上花出去的钱,因为快乐是无价的。

外国人不吃的鱼与海员不能吃的鱼

我当海员半生,中国沿海港口几乎都跑遍了,国外各著名港口也都去过。

平心而论,国外的月亮与中国的月亮同样圆,但是,国外海域的鱼普遍比中国海域的鱼数量多、个头大。

欧洲、北美的多数国家都有水产资源保护方面的法律,并且严格执行,不论捕鱼还是钓鱼,都对禁钓/捕的鱼体尺寸做了严格规定小,违者必究。

"钓鱼带尺子",便源于此。这使得当地的水产资源得以良性发展。

此外,伊斯兰国家的人不吃无鳞鱼,那里的鱼特别多,有鳞的高档鱼都吃不完。我还到过西非、北非的一些国家,当地人不吃海参。

非洲沿岸有些国家的居民不吃螃蟹;巴尔干半岛海域有些国家的人不吃鲍鱼;日本人不吃海虹,因为海虹是近海生物,日本人担心它被污染。

海员们吃鱼也有个原则:怪模怪样的鱼不吃,没吃过的无鳞鱼不吃,以防病从口入,因贪嘴而误事。

对于海员来说,航海是枯燥的,好在我们可以钓鱼

我曾向钓友说,我们在国外海钓的鱼获多到用麻袋装的地步,最大的鱼钩有8号铁丝那么粗。年轻的钓友总会半信半疑地问:"哪有那么多、那么大的鱼啊?"

其实,鱼多、鱼大并不稀奇,周游列国、船行海上,钓到各种未曾见闻的鱼类才是新鲜事。

船员们在船上晾晒鱿鱼

怀念鱼多的港口

如今,很多退休的老海员都怀念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港,那个港口的鱼不但品种丰富,个头也大。

还有红海海域,在那里钓鱼,小钩细线别拿出来丢人现眼,要钓鱼就绑大钩、拴粗线。船到世界著名的四大渔场时更是如此。

记得那年船到意大利的热那亚港,水手下船遛码头,顺手拉了一把从岸边垂到海里的一根绳子,绳子吊着一个网兜,网兜里满满的,都是鱼。

一名当地码头工人示意这些鱼全给你了。

水手空着手,没办法拿走,就脱下工作服,把纽扣系好,又解下鞋带将衣领处扎牢,将这一网兜鱼背上船,足有三四十斤,这才叫得来全不费工夫呢!

意大利热亚那港

船到韩国某锚地抛锚,有一个水手异想天开,用一个大网,绑上几块骨头,从船尾抛到海中,他是想钓螃蟹。

扔完网,他就到甲板上干活。

下午工作结束,他回到船尾,试着拉了一下网绳,结果怎么也拉不动。他赶紧招呼大家来帮忙,水手长带着众水手齐上阵,结果还是力不能及。

水手长只好指挥水手,启动船尾的绞缆机,将大网收上来。

谁都没想到,大网中不但有螃蟹,还有大海螺,数量对半开,也不知道这些大海螺是怎么进到网里的。这一网收获,船上食堂几天都没吃完。

船要是开到澳大利亚粮食码头,不论钓鱼还是钓蟹,如果你不加节制,完全可以钓到筋疲力尽,那儿的鱼蟹多得是,总也钓不败。作为船员,不但要学会钓鱼,还要学会织网钓螃。

海鲇鱼

当远洋船员,船只要一开航,就意味着船员们一天到晚都要漂在海上,虽说寂寞了点,但是除了苦,也有乐——船抛锚时可钓鱼,靠岸后可下地观光、拍照、购物、遛码头、借地气。

船员还要学会休闲赶海,印度及东非国家沿岸退潮时,大有一退数里见海底之势。海底不是平的,总是有坑坑洼洼的地方,一些鱼蟹就窝在里面任你抓。

不过,任何时候都是注意安全,我在马达加斯加抓鱼时就曾扎伤过手,苦不堪言。

还有那绚丽多彩的珊瑚世界,观珊瑚之美是一种享受,但要挖珊瑚可得注意了,有些国家是不允许的。

另外,赶海时最好别动海龟,有些的国家立法保护海龟。

也门的古城

拿鱼送礼

现在船行亚丁湾,主要任务是防海盗。可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索马里还没有海盗的时候,亚丁湾两岸的国家可是海钓的天堂,那里不仅鱼多,个头大,咬钩猛,海水还特别清,站在船上往下一望,可见一群群鱼围着船只游弋,让你钓瘾发作。

也门沿岸各港口上钩最多的是海鲇鱼,要说一小时钓两大塑料桶,那应该是个新手,老海员闲半个身子也能钓这么多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也门各港几乎都是慢港,船一到,抛锚十天半个月是经常的事,保证叫你钓鱼没钓够,吃鱼却吃够了。

穆卡拉的海面

船从也门的亚丁湾又到穆卡拉,你就放开钓吧,二三斤一条是小鱼。

一天,我船接到在穆卡拉修路桥的中国专家组的高频电话,说要接我们下地观光,并请我们吃饭。"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",在异国他乡有同胞带着观光、招待吃饭,哪能不激动?

以往在非洲遇到专家组的同胞时,彼此都是礼尚往来,他们送给船上一些当地水果,船上送他们一些米、面、肉等食物。

可是那次到穆卡拉之前,船在外漂泊的时间实在太久了,这些东西都不富余,啤酒倒是有。

但阿拉伯国家是禁酒的,我们不能带啤酒上岸,但又不能白吃人家的。船长就委托管事,动员大家晚饭后钓鱼,带着鱼获去会客。

穆卡拉的水产市场

上半夜,除了几个当班的船员外,其他船员全部出动钓鱼,没有钓具的人就给其他人打下手,捡鱼、切诱饵。除了海鲇鱼外,我们还钓到大王鱼、偏口鱼、黄花鱼、鲥鱼、鲨鱼等。

管事说,送礼得体现诚意,小于1斤重的鱼全都扔回海里。业务部管事、厨工、服务员、医生等人往把钓到的鱼往冰库里搬,一直忙到晚上10点,也不知钓了多少。

第二天,专家组的交通艇来时,管事打开了冰库门,昨晚大家钓的鱼已经被装到了装大米的编织袋中,装了整整10袋。

清晨,正要出海捕鱼的也门小伙子

当天,专家组的厨师烧出拿手的浇汁糖醋鱼。

看得出来,专家组工人吃得香极了。我们的心里也感到很满足。

上述这些跟航海钓鱼有关的小记,在我的海员生涯中过于平凡和普通,既不惊险,也不刺激,事隔多年,算是补记吧!

也门渔民使用的比较原始的小渔船